[认证咨询]

[验厂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 福建验厂网 >> 新闻中心 >> 企业管理培训 >> 文章正文

文章列表

CODES MEMO 23 生产守则:谁能一统天下?

编辑:福建验厂网 来源:福建验厂网 时间:时间:2008-06-10 11:26:25

摘要:“我们相信应该有一种适用于全球主要零售商的社会和环境标准框架,而且应该有一种适合于所有公司的第三方审核系统。如此,将确保所有公司均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进行营商,状况得到真正的改善。”

CODES MEMO 23 生产守则:谁能一统天下?
“我们相信应该有一种适用于全球主要零售商的社会和环境标准框架,而且应该有一种适合于所有公司的第三方审核系统。如此,将确保所有公司均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进行营商,状况得到真正的改善。”

Lee Scott 沃尔玛首席执行官。
 
工厂老板抱怨审核疲劳,同时也对不同品牌商生产守则的要求叫苦连天。工会和非政府组织批判品牌商只是将生产守则作为公共伎俩,其守则苍白无力而且条款不明。品牌商的买家却抱怨工会和非政府组织要求的标准太高,很难在短期内达到这些要求。自愿生产守则的弱点之一是生产守则的规定缺乏一致性,而且在公司应遵守的最低劳工标准方面,公司和利益相关方难以达成共识。

2003年10月,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估计全球大约有1,000多个独立的买家生产守则,采用了不同的劳工标准。研究表明,“守则数量的激增以及他们所涉及的标准五花八门,这是导致守则缺乏效率和令人迷惑的原因之一”。

正如沃尔玛的首席执行官Lee Scott提到的一样,“大多数我们的供应商工厂有多个客户,其中包括跨国公司和当地的零售商。这样经常导致重复审核,没有实际进行改善。而且在某些时候,这种现状允许竞争对手可以介绍较低的标准,有时是承担较低的成本”。

尽管最低国际劳工标准已经被国际劳工组织写入公约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且这些标准已经在三方机制的前提下进行过磋商,但是绝大多数公司或行业协会制定的自愿生产守则却没有采纳这些标准。

同时,2003年世界银行研究的参与者指出,大多数受公众关注的公司在生产守则里采用国际劳工公约,“向国际核心劳工公约靠拢的力度越来越大”。

多利益相关方倡议
一统天下是否有可能?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出现的多利益相关方倡议(MSIs)有助于提高生产守则的推行层次,促进了大企业、工会和劳工权益非政府组织达成了必须符合国际劳工组织核心劳工标准和联合国宣言的共识。

制定一个能适用于所有行业的通用标准的第一个尝试是由CEPAA进行的SA8000标准的发布,CEPAA后来改名为社会责任国际(SAI)。SA8000是基于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和联合国宣言的要求制定,其中包括对最低生活保障工资的规定。

根据SAI的Judy Gearhart,CEPAA委员会很早就将SA8000标准与ILO公约和《世界人权宣言》挂钩,“委员会包括了来自国际劳联产联的秘书长Nei Kearney、Dorianne Beyer、General Counsel和National Child Labor Committee的技术专家,也包括大量研究ILO资料的人员和技术专家,这些专家帮助SA8000标准与ILO相关公约的要求看齐”。

SA8000发布后不久,另外两个多利益相关方倡议标准—英国的ETI和荷兰的FWF采用了类似的守则。尽管这些守则是针对在这两个国家销售产品的公司提出的标准,但FWF的守则至少在开始时只是针对在荷兰销售服装的公司。

重要的一点是,工会和非政府组织也积极参与了ETI和FWF守则的起草工作,而且这些组织继续在标准实施监督小组里担任扮演了地位相当的角色。

而在美国,加入FLA(公平劳工协会)的公司也采用他们自己的守则,但守则包含的在工时、工资和雇佣安全方面的最低标准通常比其他MSI的守则、ILO公约以及联合国宣言的要求低。

尽管美国的工会、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参与了FLA守则的起草,但是工会、部分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在官方发布之前放弃了该倡议。

根据北美服装工人联合会(UNITE)的说法,让工会决定放弃该倡议的主要原因是守则缺少有意义的步骤解决最低生活保障工资问题、在自由结社权受到限制的国家如何保障工人权利问题以及公司操纵了FLA的监督过程。

之后,FLA对监督程序进行了修改,收回了监督的权力,并公开更多有关审核结果和整改计划的信息。然而,有关最低生活保障工资问题、在自由结社权受到限制国家如何确保工人自由结社权利以及工作时间与其他倡议对比相对宽松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为了回应FLA守则极其监督系统的弊端,美国的大学学生和其他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制定了另外一个替代倡议,名言WRC(工人权益联盟)。WRC守则包括了一份模范的生产守则,内容更加接近ILO公约和联合国宣言的内容,还额外增加了对妇女权益保护的规定。

多利益相关方组织成立了十年,但是在不同的MSI和守则之间仍有分歧。

2003年2月,四个MSIs和两大劳工权益组织WRC和洁净成衣运作(CCC)同意通过JO-IN(公司责任和工人权益联合倡议)合作试图解决不同标准的分歧并分享守则推行当中的最佳实践。至此,寻找统一的生产守则的希望重燃。

JO-IN守则设定标准
经过二年半艰难的讨论和争论,在2005年7月,ETI、FLA、FWF、SAI、WRC和CCC达成一份生产守则草案,并在土耳其试点。

四个MSI和他们成员公司达成协议,在土耳其进行JO-IN进行试点,这加大了没有加入MSI之外公司将最终采用统一的、而且规定了劳工标准的最佳实践的生产守则的希望。

当MFA论坛的孟加拉买家团体(其中包括大部分著名的品牌商和零售商)也采用JO-IN守则草案作为其所有成员公司在孟加拉服装供应商的基本守则时,似乎统一生产守则的希望已经被实现。然而,这一趋势却被某些守则标准继续存在的差异所阻挡。

后JO-IN时代:MSI会采取统一的守则吗?
尽管JO-IN在土耳其的项目中成功达成了有关最佳实践的一致意见,然而参与的MSI极其成员公司仍没有同意将该守则作为他们自己的生产守则。

根据FL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uret van Heerden的观点,所有的MSI包括FLA在内,将根据JO-IN项目的经验对各自的生产守则进行评审。然而,分歧依然存在,不仅是守则标准方面,而且也包括了推行规则。

SAI的Judy Gerhardt证实SAI已经对SA8000标准进行修改以便更能与JO-IN守则保持一致,她说“SAI委员会已经非常努力将新的SA8000标准尽可能地与JO-IN基本守则靠近”。

公平成衣协会(FWF)Jantien Meijer表示FWF也正计划修订其守则作为向统一守则迈进的一步,“FWF有意在2008年修改其服装行业劳工守则,以便能更紧密与在2007年12月一道参与JO-IN项目的其他机构合作”。

最低生活保障工资:备受关注的问题
FLA对于采纳当前版本的草拟守则表现出很大的抵抗情绪,因为守则里面使用了最低生活保障工资这个词汇。

FLA主席van Heerden 认为,“FLA在过去十年里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讨论这个问题,我想要说的是我们对最低生活保障工资的定义、计算和监测存有疑虑,尤其当你需要大范围推广时”。

在FLA的建议下,加入JO-IN项目的多利益相关方倡议组织在本月晚些时候会与国际劳工组织的专家会面,试图就最低生活保障工资进行讨论,以达成共识。

“我个人觉得守则应尽可能与国际劳工组织的术语接近,并尽最大可能使用国际劳工组织的规则处理现实问题”,Van Heerden解释说,“我们希望国际劳工组织能为我们提供建议重新在守则规定了使用新的名词,以提高一致性”。

FWF的Meijer也希望讨论的结果会达成一个通用的守则,能被不同利益相关方接受。然而,不同利益相关方倡议对最低生活保障工资问题仍存有分歧,而且这些分歧也不可能通过ILO专家严格的法律解释得到解决,这样可能使得MSI就通用守则达成一致变得困难,或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在没有就最低生活保障工资达成共识之前,有另外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在短期内是否能推行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或这只是一个只能在长期内方可达到的高标准。如果这个标准是“高”的,那么为了确保达到该标准的要求没有被无限推迟,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FLA的总裁van Heerden说,“我个人反对通过研究得出的所谓“最低生活工资水平”,因为这完全忽略了“集体谈判”的因素,譬如基于业界的实际情况支付的能力”。

Gearhart赞成最低生活保障工资不能单纯通过量化研究决定,但相信MSI守则应包括最低生活保障工资。她强调了与当地工人、工会和其他利益相关方进行协商的重要性。

“在对工厂工作条件进行审核时,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标准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Gearhart提到,“譬如,除非你能评估工资是否足够以及工资如何设定,否则很难评估加工是否是自愿的”。

Van Heerden比较喜欢在JO-IN土耳其项目里使用的梯度提高工资的长期方法,他认为这种方法将提供了“一个比简单发现不达标问题更加有建设性的讨论整改策略的基础”。

相对而言,WRC却鼎立支持在通用守则里包括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标准,他们对MSI在短期或长期内是否有能力或愿意推行这样的标准存有猜疑。

“我对MSI采用的一套他们的成员品牌商不愿意接受的守则不太热衷,想想目前大多数相关的品牌商和零售商所保持的姿态,我很难看到MSI能采用通用的守则,除非最低生活保障工资标准被删除(我们不支持这个做法)或由于品牌商不愿意支付这样的标准而名存实亡。

虽然MSI继续在通用守则方面寻求共识,以扩展土耳其的JO-IN项目,但是行业协会正朝着他们自己认为的“通用守则”迈进。

 

标签: 企业社会责任